【盾冬】麦片芽(上)

※虚假的黑道芽冬。严重OOC。

※阿月劳斯生日快乐!@illuminat_ 



☆★

 

今天也没什么收获。

 

史蒂夫将大得夸张的黑色外衣拢紧,神色慌张地左右瞥了一眼,确认四下无人才挺直腰板昂首挺胸继续向前走。天气比他想象中要热得多,气温真是高得离谱——而更离谱的是要他还要穿成这个鬼样子满大街溜达。好像还嫌天不够热、一件普通的大外衣不足以让他中暑,史蒂夫还戴上了厚实的黑色口罩,用墨镜挡住自己好看的蓝眼睛,自然还要往脑袋上扣上一顶深色宽沿帽盖住那一头闪亮的浅金色头发。

 

这副鬼样子谁看了都会觉得他形迹可疑。史蒂夫脑子里闪过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念头,越是胡思乱想就越是嫌弃自己竟然同意抛头露面干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好不容易直起来的腰杆又慢慢弯下去,慢慢佝偻起来,看起来还有几分像一颗被压弯了的大豆芽。他站在街口扯了扯大衣,裹在衣服底下的东西硌得生疼,史蒂夫又只好不自在扭了扭,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站姿。

 

怕是他的动作太奇怪了,刚刚路过的那个男人在他面前放慢了脚步,转过脸盯着他看了又看。

 

似乎来者不善。史蒂夫的动作顿了顿,抬起头来头昏墨镜盯着对方看。对方比他高得多,体格也更强壮。史蒂夫草草打量了一下对方,略略后退一步,含含糊糊地开口说了什么话。

 

声音闷在口罩里,不知道最后有没有传达出去。史蒂夫警惕地盯着突然出现又提前停下脚步的大汉,紧了紧拳头绷直身体。那人看起来鬼鬼祟祟的,史蒂夫想,回过神来想到自己不也正鬼鬼祟祟地干着这些坏事,脸上又是一阵发烧。

 

那男人哪里能想到这小鬼暗自想东想西的,他甚至看不见史蒂夫的脸——这笨蛋可把自己裹得严实,就算碰见熟人也认不出他来。男人走近一步,而史蒂夫又后退一步——这样一来二去他反倒把史蒂夫逼到墙边去了。

 

“你有——”

 

“有你妈个头。”史蒂夫毫不客气地踢了男人一脚,闪身想从一边钻出去好摆脱这个奇怪的男人。但男人比他想象中能干,又或者他实在太高估了自己的身手,完全没想到男人一伸手就揪住他的外衣,拦住他的去路。

 

衣服质量也太差了——听见外衣刺啦一声被撕破,史蒂夫心里暗骂一声,慌忙身手想要抓住那些从衣服里掉落的“存货”。开什么玩笑,那可是他们全部家当——他和巴基的全部财产。如果不是遇上了“财务困难”、连堂口(史蒂夫想了三天三夜都没想通他们什么时候有过这玩意儿,除非巴基说的是他们合租的那个小破屋子)都几乎保不住,他史蒂夫·罗杰斯才不会抛头露面的出来卖……卖黄片。

 

好吧,严格意义上讲,他并没有露面。

 

该死,史蒂夫脑子里还回响着巴基跟他说的话、还能想起巴基那泪汪汪的蓝绿色眼睛、樱桃红的微微干裂起皱的嘴唇,凸起的喉结优美的脖颈……

 

打住。别在这儿发情。

 

史蒂夫接住了几张光碟,把它们匆匆塞进破烂的外衣里。还有好几张啪嗒啪嗒应声掉落,花花绿绿的封面赤裸裸显示在两人面前。

 

见鬼,见鬼。史蒂夫低头扫了一眼那几张光盘的封面,脸瞬间红得发烫。身边那个来买片的男人“嘿嘿”笑了两声,听起来猥琐至极。

 

“还说没有呢,这不都是——”

 

男人弯下腰去捡起其中一张,边说着边笑。他弯下腰,轻轻转了转光盘,接着小巷子里昏暗的光看到光盘封面那露骨的色情的图像,因为光线太弱反而让人有种偷窥隐私的错觉。男人吹了吹封面,抬头对上史蒂夫的眼睛。

 

当然史蒂夫还带着墨镜,史蒂夫知道自己再慌张再窘迫也不会被看出来,但他还是被吓到了——又或者说他只是自己心虚了。

 

“这个怎么卖——”

 

仿佛听见了什么唬人的鬼话、而他着实被吓得不轻似的,他甚至没有听清那男人说了什么话,史蒂夫转过身拔腿就跑。他还听见男人在身后喊了一声什么,男孩头也不回朝身后比了个中指,加快了逃跑的速度。

 

*

 

巴基果然生气了,现在正窝在那张破破旧旧的沙发上,用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瞪着他看。

 

史蒂夫倒没有看他,一半出于心虚,一半是因为心里想着某件奇怪的事——或许也算是另一种心虚。进屋以后他简单地向巴基交代了一遍自己的遭遇、给巴基看了他那件被扯破的大衣,装出一副无辜至极的样子,可怜巴巴地垂着脑袋。他可没告诉巴基最后那几张光盘被他卖出去了,然后搞到了一些二手的录像设备——他还没跟巴基说过他的“计划”。

 

“你是说全没了?全部?”巴基问。虽然还在生气,声音却还是那样软绵绵又懒洋洋的,没有一点威慑力。他皱着眉,盯着史蒂夫小小的身影,看到对方点点头,他生气地拍了一下沙发扶手,音量拔高了几度:“谁他妈连黄片都要用抢的?付不起钱别看啊!”

 

史蒂夫耸耸肩。他抬头看了一眼巴基,视线在巴基轻微干裂的嘴唇上停留了几秒,然后回身,从餐桌上的塑料袋里翻了翻,掏出刚刚买回来的冰可乐。他熟练地拉开拉环、插上吸管,送到巴基嘴边:“先喝一口吧,别生气了,巴基。这世上就是什么怪人都有。”

 

巴基撇撇嘴,想了想大概也同意了史蒂夫的想法,乖乖喝了一口史蒂夫送到嘴边的冰可乐。他满足地叹了口气,忽然又想起什么,盯着史蒂夫的脸一脸严肃地纠正:“史蒂夫,我说了多少次,你应该叫我‘大哥’。我现在好歹是个黑社会老大了。”

 

“好的,巴基。”史蒂夫点点头,拿过可乐自己又喝了一口。巴基往外挪了挪,给他腾了个位置,用手拍了拍沙发示意他坐下。

 

“叫我‘大哥’,你个小混蛋。”巴基往沙发上一靠,听到史蒂夫一边喝可乐一边哼出来一声“巴基”。他翻了个白眼,嘴里念叨了一声什么(史蒂夫知道他又在说“明明我才是大哥”什么的),很快又安静下来。

 

史蒂夫沉默着,巴基也不言不语。金发男孩没有再跟巴基说那个再明显不过的事实——他们这个“黑道组织”只有两个人,也没有跟巴基说起他们的“财务问题”和他在回来路上想出来的那个“对策”。他默默把喝了一半的可乐递给巴基,让“大哥”懒洋洋地伸手接过去,咕噜噜地把剩下那一半还带着气的汽水喝光。巴基打了个嗝,隔了好一会儿之后长长叹了口气。

 

“这可乐多少钱?”巴基问,这话里隐约有点责怪史蒂夫乱花钱的意思。巴基原本很喜欢喝各种饮料,尤其是夏天到了,天气这么热,更应该好好享受一下的。但巴基都好些日子没有买冷饮了,原因无他:只是为了省点钱。

 

史蒂夫摇摇头:“不花钱。”

 

“你……连可乐都抢?”巴基咬咬牙,似乎恨铁不成钢。

 

“黄片都有人抢呢。”男孩舔舔唇,脸不红心不跳地撒谎,“巴基,我们可是黑社会,干点坏事怎么啦。”

 

“你——”巴基被噎住,一时找不到反驳的话。他咽了咽,还是气不过,又伸手揉了一把史蒂夫的金毛泄愤。

 

“要干就该干一票大的!”最后巴基终于想出来一句,咬咬牙恨恨说,“抢一瓶可乐算什么本事?那值几个钱?”

 

他放过了史蒂夫和他的一头金发,又开始生起闷气来。巴基没有正经工作几个月了——对嘛,黑社会老大怎么会需要“正经工作”,通常不都是马仔出去搞钱回来的吗?去干点什么坏事收点保护费之类的……而他们的“帮派”(史蒂夫很怀疑这个词对他们很不不适用)只有两个人:他是老大的话,史蒂夫就是他唯一的马仔了——他的马仔史蒂夫偏偏又搞不到钱,每次出去还会挨揍。后来巴基放心不下(因为只有一个马仔好歹要省着点用,巴基辩解,不是因为担心史蒂夫)终于放弃让史蒂夫去干坏事。前几天听说卖黄片能赚不少,想着“正当生意”史蒂夫应该不会搞砸,巴基于是又下了血本(其实他们的积蓄所剩无几)买了点光盘。谁知道史蒂夫一天不到就全部“白送”。

 

现在可真要为生计发愁了。

 

“我……确实抢了点别的。”史蒂夫不自在地调整了一下坐姿。他能感觉到巴基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而他没敢对上,于是腾的一下站起来,从塑料袋里拿出好好买的二手摄像机。“巴基,你看。这东西还能用,还能拍点片……什么的。”

 

巴基的眼睛亮了一下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

 

“好样的啊,臭小子。”他从史蒂夫手中接过摄像机,小心翼翼地捧着摄像机扫视房间一周,“这回转手卖出去能赚多少?”

 

“没多少。”史蒂夫皱起眉头,“巴基,这东西不值钱。”

 

“什么——”

 

“这只是个便宜货。”史蒂夫舔舔唇,抬起头讨好地看着摄像机。他的蓝眼睛透过屏幕看起来也特别漂亮。“但它还能用,还可以拍点东西。”

 

“你想用他来拍什么?”巴基镜头对准史蒂夫的脸,给那双蓝眼睛来了个特写,但他本人对这个话题兴致缺缺。“我只想搞到一点钱,史蒂薇。”

 

我们要没钱开饭啦。巴基想这么说,但他舔舔唇,把这句话咽下去。

 

“那也能搞到一点钱!”史蒂夫争辩道,“巴基,我们可以拍点片,然后卖出去——”

 

“拍什么片?”巴基把摄像机轻轻放回桌面,“嘿,史蒂夫,我们可不是什么大人物,拍的录像没那么值钱,不会有人买的。”

 

“那我们可以拍……”

 

“拍什么?”

 

史蒂夫眨眨眼。噢,他马上能说出那个词来了,但对着巴基的脸、看着巴基的眼睛他又觉得脸颊发烫。

 

巴基笑起来,走过去摸摸史蒂夫毛茸茸的脑袋:“你可以拿去拍点东西,那是你搞回来的东西。但我还是建议你卖掉它,换几个钱——”

 

“我们可以拍点黄片。”史蒂夫一鼓作气,好样的,终于说出来了。

 

“什么?”

 

“别把我当小孩,巴克。我成年了。”史蒂夫抓住巴基的手,把它拉下来轻轻揉捏。巴基的手也很软,他想,这哪里像是一个黑社会老大的手呢。

 

“不是,谁告诉你成年了就——”

 

“可以拍‘成人影片’了。”史蒂夫抬起头,乖巧地看着巴基,等着巴基答应。

 

“可——”

 

“拍完之后可以卖出去,”史蒂夫又轻轻捏了捏巴基的手,“那我们就能有钱了。”

 

巴基闭上嘴。

 

“好吧。”巴基闭了闭眼,终于下定了决心。他看着一脸乖巧的史蒂夫,叹了口气:“那只好委屈你了,史蒂夫。”

 

史蒂夫心满意足地笑起来。巴基直到很久之后才完全明白过来史蒂夫说的“谢谢”指的是什么。

 

如果早知道史蒂夫的意图,就算是饿死也绝对不会点头同意。巴基事后躺在床上揉着后腰想。

评论-4 热度-48

评论(4)

热度(48)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彼亚乔 / Powered by LOFTER